转载广西电视台《新闻在线》、广西新闻频道刊登我院产科助产师以及我院援桂天津医师、急诊ECMO团队的相关报道 2019.10.8

2019-10-08 10:30:09

广西医卫大变迁:从“马驮医院”到援助他国的“桂”字号医疗队丨礼物

新闻在线 3天前

喜迎国庆

     新中国成立之初,地处偏远的广西医疗水平低,传染病流行,缺医少药十分严重。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送给广西一份“厚礼”——2000多名天津医务工作者响应号召南下支援广西,谱写了一个个动人故事。今天在广西,仍有近60名天津医生的第二代第三代从事医疗工作。广西也没有辜负这份珍贵馈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报道《礼物》,今天来看广西从马驮医院到“桂”字号医疗队助援他国的巨大变迁。

2019年8月30日

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 “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

人来人往的展厅里,五位特殊观众久久凝望着图片,眼中写满深情。一幅幅图片记录的,不仅有他们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模样,还有一颗颗与广西各族群众同甘共苦的心,他们就是当年南下支援广西的天津医生。

时间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1969年12月,31岁的杨兴蓉与丈夫顾忠会主动申请,与医院其他12名医务工作者南下支援广西,被分配到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公社卫生院。

天津医生 杨兴蓉:

山高路远,一个寨子里头一个病人到我这里来,一二十个壮力,抬了一天才能抬到我这里,到我这里的话病人都奄奄一息了。

德峨公社海拨1600多米,群众散居在方圆100多公里的山沟弄场。眼看着一次次生的希望被蜿蜒曲折的交通阻断,杨兴蓉十分痛心。

天津医生 杨兴蓉:

我就想到了我们在朝鲜战场上是随着战争移动而动的野战医院的模式,就用马驮着医疗器械巡村巡落有病人我们马上就去。

就这样,“马驮医院”诞生了。医疗队员牵马驮着药物器械越高山,穿峡谷,涉急流。困难多,但他们的意志更强。

天津医生 杨兴蓉:

十个手电筒绑起来成一个无影灯挂在上面,做了阑尾炎,做了肠梗阻,做了剖腹产。

曹来斤是当时天津援桂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队员,年龄刚满21岁。

天津医生 曹来斤:

我都讲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山的,到这里才懂得什么叫山。

曹来斤原来在天津儿童医院工作,哥哥和妹妹先后响应国家号召到甘肃和内蒙古支援建设。组织以“留在天津奉养双亲”为由,驳回了她的第一封申请书,意志坚定的她第二次申请,这才获得批准。

来到广西后,曹来斤被分配到条件艰苦的原隆安县布泉公社卫生院。1972年,思念女儿的母亲千里迢迢来到广西,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在隆安县城等到车,来到女儿所在的卫生院。

天津医生 曹来斤:

那天我就骑车出去,去生产队巡回,回来下坡的时候挨摔一跤,等我睡着了,其他医生回来跟我讲,你妈妈摸着你的伤口说,哎哟,以后不要骑车啰。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广西73个县的176个边远公社卫生院仍有天津医生忙碌的身影,他们中不少人,甚至为广西奉献了自己的全部。

“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观展群众 谭德军:

有了他们的支援,我们广西的医疗卫生事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ECMO的出现,使得我们真正有机会让病变的器官能够休息。”

  

眼前这台机器是急救界的“终极神器”——ECMO,它能暂时替代人的心肺,维持病患生命体征。2016年底,自治区人民医院ECMO团队成立。曾有患者心脏“病休”90小时即将踏入鬼门关前,被医护人员用ECMO拉住了脚步。从2017年的半年7例,到2018年的28例,再到今年1-8月的55例,自治区人民医院开展的ECMO数量在全国急诊中排名第二。

自治区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 吕立文:

原来我们认为不可能治疗好的一些疾病,或者说可能不需要再坚持处理的一些疾病,有了ECMO以后,我们都会发现不一样。

从“马驮医院”的简陋环境,到软硬件齐全的现代化大楼;从手电筒组成的无影灯,到急救界的“终极神器”ECMO。广西没有辜负党中央的期许和天津医生的深情,医疗卫生事业取得长足发展。

2016年

全球最先进的手术机器人“达芬奇”落户广西。


2017年7月8日

广西成功实施首例活体肝移植   “新肝宝贝”获新生。


18年1月

广西首例经皮主动脉瓣置入术顺利完成。


2019年4月28日

横跨400多公里的广西首例5G远程协同手术成功实施 。


广西人均预期寿命由1949年的47岁提高到现在的77.03岁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至2018年底

广西共有医疗卫生机构3.37万个,是建国初期的61倍。

  广西最严重的地方病之一——地中海贫血防治更是走在世界前列。2016年,广西首例半相合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重型地贫成功。在最近一次国际地中海贫血防治研讨会上,来自20多个国家的顶尖专家竖起了大拇指。


广西医科大学地中海贫血防治研究所副所长 陈萍:

特别新加坡那个专家,他说九十年代之前你们去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现在可能反过来是我们要向你们学习。


  昔日植杏一株,今日还林千片。1976年,广西向尼日尔派出第一支医疗队。援外工作40载,如今,柬埔寨、尼日尔、科摩罗等国家,都活跃着广西医生的身影。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副主任 1996年援尼日尔医疗小组成员 周永:

当时天津的医生就是因为响应支边的号召到广西来的,那么我们呢也是响应这个国家援非的号召到非洲去的。

科摩罗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19年3月,由十多名广西医生组成的援非医疗队来到这里。妇科医生郭明华所在的莫埃利岛是科摩罗最小的海岛。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医生 援非医疗小组成员 郭明华:

国人甚至不敢想象,在分娩室,甚至有苍蝇蚊子飞到病人的伤口上,条件非常不好,得伤寒而感染的患者非常多。

身处万里之外,照顾两个年幼孩子和双方父母的责任就落在了妻子肩上,但郭明华说,同样作为医生的妻子非常理解和支持他,就像当年天津医生的家属一样。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医生 援非医疗小组成员 郭明华:

天津医生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我在这里,身上的衣服,还有国旗的标志,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代表的是中国,自豪感和责任并存。

广西先后向尼日尔和科摩罗2个非洲国家

派出援外医疗队员795人次

派出7批共44人次前往柬埔寨

开展白内障复明医疗援助

一批批广西医生传承天津医生的

无私奉献精神

在异国他乡续写医者仁心的大爱无疆

来源 | 广西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在线》

记者 | 何思勉 肖辉 毛志勤 通讯员 梁新 石鹏 张震峰

编辑 | 花花

从“马驮医院”到“桂”字号医疗队,广西把“天津医生”带来的“礼物”撒向世界 | 礼物

新媒体 广西新闻频道 3天前

喜迎国庆

     新中国成立之初,地处偏远的广西医疗水平低,传染病流行,缺医少药十分严重。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送给广西一份“厚礼”——2000多名天津医务工作者响应号召南下支援广西,谱写了一个个动人故事。今天在广西,仍有近60名天津医生的第二代第三代从事医疗工作。广西也没有辜负这份珍贵馈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报道《礼物》,今天来看广西从马驮医院到“桂”字号医疗队助援他国的巨大变迁。

点击视频

看新中国给广西送来怎样的大礼↓↓↓

2019年8月30日

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 “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

  人来人往的展厅里,五位特殊观众久久凝望着图片,眼中写满深情。一幅幅图片记录的,不仅有他们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模样,还有一颗颗与广西各族群众同甘共苦的心,他们就是当年南下支援广西的天津医生。

  时间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1969年12月,31岁的杨兴蓉与丈夫顾忠会主动申请,与医院其他12名医务工作者南下支援广西,被分配到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公社卫生院。

天津医生 杨兴蓉:

山高路远,一个寨子里头一个病人到我这里来,一二十个壮力,抬了一天才能抬到我这里,到我这里的话病人都奄奄一息了。

  德峨公社海拨1600多米,群众散居在方圆100多公里的山沟弄场。眼看着一次次生的希望被蜿蜒曲折的交通阻断,杨兴蓉十分痛心。

天津医生 杨兴蓉:

我就想到了我们在朝鲜战场上是随着战争移动而动的野战医院的模式,就用马驮着医疗器械巡村巡落有病人我们马上就去。

  就这样,“马驮医院”诞生了。医疗队员牵马驮着药物器械越高山,穿峡谷,涉急流。困难多,但他们的意志更强。

天津医生 杨兴蓉:

十个手电筒绑起来成一个无影灯挂在上面,做了阑尾炎,做了肠梗阻,做了剖腹产。

       曹来斤是当时天津援桂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队员,年龄刚满21岁。

天津医生 曹来斤:

我都讲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山的,到这里才懂得什么叫山。

  曹来斤原来在天津儿童医院工作,哥哥和妹妹先后响应国家号召到甘肃和内蒙古支援建设。组织以“留在天津奉养双亲”为由,驳回了她的第一封申请书,意志坚定的她第二次申请,这才获得批准。

       来到广西后,曹来斤被分配到条件艰苦的原隆安县布泉公社卫生院。1972年,思念女儿的母亲千里迢迢来到广西,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在隆安县城等到车,来到女儿所在的卫生院。

天津医生 曹来斤:

那天我就骑车出去,去生产队巡回,回来下坡的时候挨摔一跤,等我睡着了,其他医生回来跟我讲,你妈妈摸着你的伤口说,哎哟,以后不要骑车啰。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广西73个县的176个边远公社卫生院仍有天津医生忙碌的身影,他们中不少人,甚至为广西奉献了自己的全部。

“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观展群众 谭德军:

有了他们的支援,我们广西的医疗卫生事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ECMO的出现,使得我们真正有机会让病变的器官能够休息。”

  眼前这台机器是急救界的“终极神器”——ECMO,它能暂时替代人的心肺,维持病患生命体征。2016年底,自治区人民医院ECMO团队成立。曾有患者心脏“病休”90小时即将踏入鬼门关前,被医护人员用ECMO拉住了脚步。从2017年的半年7例,到2018年的28例,再到今年1-8月的55例,自治区人民医院开展的ECMO数量在全国急诊中排名第二。

自治区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 吕立文

原来我们认为不可能治疗好的一些疾病,或者说可能不需要再坚持处理的一些疾病,有了ECMO以后,我们都会发现不一样。

  从“马驮医院”的简陋环境,到软硬件齐全的现代化大楼;从手电筒组成的无影灯,到急救界的“终极神器”ECMO。广西没有辜负党中央的期许和天津医生的深情,医疗卫生事业取得长足发展。

2016年

全球最先进的手术机器人“达芬奇”落户广西。


2017年7月8日

广西成功实施首例活体肝移植   “新肝宝贝”获新生。


18年1月

广西首例经皮主动脉瓣置入术顺利完成。


2019年4月28日

横跨400多公里的广西首例5G远程协同手术成功实施 。


广西人均预期寿命由1949年的47岁提高到现在的77.03岁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至2018年底

广西共有医疗卫生机构3.37万个,是建国初期的61倍。

  广西最严重的地方病之一——地中海贫血防治更是走在世界前列。2016年,广西首例半相合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重型地贫成功。在最近一次国际地中海贫血防治研讨会上,来自20多个国家的顶尖专家竖起了大拇指。

广西医科大学地中海贫血防治研究所副所长 陈萍:

特别新加坡那个专家,他说九十年代之前你们去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现在可能反过来是我们要向你们学习。

  昔日植杏一株,今日还林千片。1976年,广西向尼日尔派出第一支医疗队。援外工作40载,如今,柬埔寨、尼日尔、科摩罗等国家,都活跃着广西医生的身影。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副主任 1996年援尼日尔医疗小组成员 周永:

当时天津的医生就是因为响应支边的号召到广西来的,那么我们呢也是响应这个国家援非的号召到非洲去的。

  科摩罗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19年3月,由十多名广西医生组成的援非医疗队来到这里。妇科医生郭明华所在的莫埃利岛是科摩罗最小的海岛。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医生 援非医疗小组成员 郭明华:

国人甚至不敢想象,在分娩室,甚至有苍蝇蚊子飞到病人的伤口上,条件非常不好,得伤寒而感染的患者非常多。

  身处万里之外,照顾两个年幼孩子和双方父母的责任就落在了妻子肩上,但郭明华说,同样作为医生的妻子非常理解和支持他,就像当年天津医生的家属一样。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医生 援非医疗小组成员 郭明华:

天津医生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我在这里,身上的衣服,还有国旗的标志,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代表的是中国,自豪感和责任并存。

广西先后向尼日尔和科摩罗2个非洲国家

派出援外医疗队员795人次

派出7批共44人次前往柬埔寨

开展白内障复明医疗援助

一批批广西医生传承天津医生的

无私奉献精神

在异国他乡续写医者仁心的大爱无疆

礼物是祝福的承载,心意的表达。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党中央给予广西人才、资金、技术、项目大力扶持,广西各族儿女心怀感恩,栉风沐雨,砥砺前行。从一颗颗种子到锦绣繁花,如今,那些饱含殷殷期许的珍贵馈赠在广西这片红土地上结出了累累果实。从10月1日开始,深情献礼新中国70华诞特别报道《礼物》正式播出。


来源 | 何思勉 肖辉 毛志勤 通讯员 梁新 石鹏 张震峰

编辑 | 蒙宛若

责编 | 李羽

广西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新媒体出品

更多新闻资讯,关注新闻频道微信推送


文章相关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务号 官方微信 订阅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预约挂号 医疗咨询 进修报名